醉里经年少

真假色盲(中)

巴里色盲私设

剧情私设

灵魂伴侣私设

ooc警告

不会发链接,麻烦想看小可爱自己戳头像找一下上,谢谢


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妙不可言,比如哈尔回到地球发现自己的公寓因为欠费被房东收走以后,不仅没去找他并不很熟的弟弟,也没去他非常熟悉的小青梅,反而住进了在酒吧认识的巴里家里。

相处的越多他越觉得巴里是个天使,长的好看,脾气也很好,还会做饭。

就连每天早上起来发现来不及上班一路跌跌撞撞冲出去的样子都像天使一样可爱。

而且哈尔基本确定巴里失去了他的灵魂伴侣,基于他曾无数次听到的,巴里自言自语的“我很想你”。

哈尔和世界上大部分人都不一样,他不太倾向于找到自己的灵魂伴侣,基于自己不那么稳定的,有着一定生命危险的“副业”。他的灵魂伴侣没必要遭受这个,事实上,没有人应该遭受这个。

哪怕曾经失去过灵魂伴侣的巴里也不应该。

但他时不时又会觉得,如果巴里还爱着他的灵魂伴侣的话,他不会介意巴里不够在乎他,因为那样正好避免了以后有一天他会让巴里难过。如果是这样的话,也许巴里和他会很合适。

如果让卡罗尔听到他的心理活动的话,她会告诉他:“得了吧,乔丹,你只是无法克制的心动了。”

但没有被点醒的哈尔·自欺欺人·乔丹今天依旧在脑中天人交战。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去了,也许巴里真的是坠落人间的金发天使,才会让哈尔·浪荡不羁爱自由·乔丹也感受到了何为岁月静好。

然而命运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这世上所有的秘密存在的意义都是为了被无情拆穿。

区别只在于谁先被拆穿。

于是当某个不配拥有姓名的反派决定在中心城乱来一通,哈尔·把男友弄丢了的宇宙片警·乔丹躲开监控和慌乱的人群给自己套上了一身意志之绿,英勇无畏地冲进现场准备解救自己的男朋友的时候,正好撞见了巴里·被以为需要解救·艾伦变身中心城守护天使aka闪电侠aka哈尔·乔丹仿生皮下那个闪电形灵魂标记指向的头号嫌疑人。

瞧瞧我发现了什么,绿灯记一分。

听到动静的闪电侠十分警惕的回过头,然后:“哈尔?”

哦豁,闪电记一分,双方打平。

所以是谁说的,制服能有效保护你的秘密身份?净扯犊子。

这场事故终结于中心城日报头条——热恋还是隐婚?从绿灯与闪电的关系分析超英的感情生活。

配图是一身绿油油的绿灯侠整个人从背后贴在了身着红色制服的闪电侠身上。

配色十分鲜艳,可惜巴里看不到。







高估我自己了,不仅在这篇写不完,还在中间卡了很久,虽然好像也没人在等后续orz

虽然好像其实可以完结在这里,但是最想写的地方,私设色盲的初衷,还是没写到呢

有没有大佬教一下我怎么加链接呀(⸝⸝⸝ᵒ̴̶̷̥́ ⌑ ᵒ̴̶̷̣̥̀⸝⸝⸝)


真假色盲(上)

灵魂伴侣梗,私设小闪是色盲,只是为了满足我这个突发奇想的脑洞

惯例ooc警告,不太正宗的沙雕预警

什么问题都是我的,只有爱情是他们的


哈尔在酒吧见到一个人,金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像一个误入人间的天使。

可惜天使本人大概不会知道自己有多美好了,因为天使分辨不了颜色。

哈尔亲耳听到天使的小伙伴们给他一一介绍他面前的酒是什么颜色的。

哈尔摩擦着手臂上那个光滑到摸不出来的纹身,想到了他不知道身在何处的灵魂伴侣,他突然意识到这大概是个失去了灵魂伴侣的可怜人。

灵魂伴侣对每个人是独一无二的恩赐,是每个人缺失已久的半身,有幸找到了灵魂伴侣的人都将和对方一起度过美好的后半生,相对而言,不幸失去了灵魂伴侣也将带来巨大的痛苦。

对于失去了灵魂伴侣的人,眼中的色彩将会随着对方的离去而消散,从此以后世界只能是一片黑白。

想的有点出神,等哈尔回过神来就听到小天使朋友的那句:“就那边那个盯着你看了很久的。”

哈尔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下一秒小天使就直直走到他面前,对他露出了一个有点羞涩的微笑:“嗨,你是一个人吗?我……我的意思是,我的朋友们想邀请你过来一起坐,可以吗?”

谁能拒绝天使呢?反正我不能。

哈尔·孤家寡人·乔丹毅然决然的站了起来,走向那个正在窃窃私语的小团体,整个人浑身上下都写满了英勇就义。

事实其实比哈尔想的好很多,小天使们的朋友都挺好的,虽然有一点好奇心过剩,还时不时冒出一长串他听不懂的专业名词,但确实是一群很好也很有趣的人。

只不过两轮酒的功夫,哈尔的基本信息都被套的一清二楚,到了最后,哈尔也只堪堪守住了绿色戒指和绿色灯笼的秘密,连他发誓一辈子埋在地心深处的,他想尽一切办法让卡罗尔发誓不跟任何人提起的小时候的囧事都被他自己抖了个一干二净。

第二天早上哈尔是在一张陌生的大床上醒来的,旁边的被子里露出来一个毛茸茸的金色脑袋,哈尔心里咯噔一下,开始回想自己昨天到底干了什么不该干的事情,无奈从不知道第几轮过后,哈尔的意识就远离了他,他实在想不起来自己都干了什么。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旁边的金色脑袋动了动,哈尔屏气凝神的等待一场宣判,然后金色脑袋的主人翻了个身,又睡过去了。

人生就是这么大起大落,我习惯了。

英勇无畏的哈尔·乔丹决定直面惨淡的人生,叫醒这个不知道是真睡还是装睡的,他昨天才知道名字的,可能是他犯错对象的金发男人。

毕竟犯错不可怕,可怕的是知错不改,一错再错。

再他还没来得及付诸行动的时候,那双他在心底夸过无数次的,纯净苍穹一般的,天使才能拥有的蓝眼睛就睁开了,天使本人也给了他一个微笑:“早啊。哈尔。”

“早安,my boy。”

我刚刚干了什么?我刚刚说可怕的是什么?

“我是说,早安,小熊,不是,我是说,巴里,对,巴里。”

“很高兴你在昨晚喝了那么多的情况下还能记住我的名字。”

“昨晚,对,昨晚我们……”

“对不起啊哈尔,昨晚我把他们都送回去以后发现我不知道你住哪里,问你你也说不清楚,只好把你带回我家了。”

“没关系,其实我也还没找到住的地方。”

“那就好。”

“你昨晚居然没喝醉吗?”

“大概是因为我喝的比较少?”

为什么我觉得你喝的比我们所有人都多,是我喝多了以后产生的幻觉吗?

而且这只能解释为什么我不仅进了你家的门,不能解释为什么我和你睡在同一张床上。

“这个,我们俩睡在一张床上。”

“抱歉啊哈尔,昨天我本来想把你安顿好就去睡沙发的,但是你拉住了我,非要跟我说你小时候偷偷开你爸的飞机把墙撞塌了的事。”

“那就……我说了什么???”

对不起,之前我说错了,人生的大起大落我其实还不是很能习惯。





絮絮叨叨:一直觉得灵魂伴侣梗很适合绿红,哈尔和巴里一直给我的都是那种天生一对的感觉,但是写着写着就离题八万里了,干脆分了上下。其实本来只是很单纯的突发奇想了一个梗,觉得短打一发就能完的,对不起,我高估了我自己。

然后吧,我觉得哈尔是那种,会撩,可以在一群异性面前如鱼得水,但是在面对真正喜欢的人的时候又会犯傻的那种人?

其实感觉巴里不是那种会随便带人回家的人,但谁让这个人是哈尔呢,哪怕是第一次见面,也是不一样的。

当然以上纯属个人感受。


透过现象看本质

这个月的写作热情大概都投给双关了

摸鱼短打

惯例ooc警告


2.13案告破以后,全长丰支队都知道了关宏峰和关宏宇的换班事迹。

虽然除了周巡以外,大家基本都发现了他们俩那点儿事,但是还得感叹一句,关宏宇对他哥是真爱了,模仿他哥那叫一个如鱼得水。

但却很少有人知道,关宏峰在这个过程中也假扮过他弟。

受害者依旧是周·实力眼瞎·巡,不仅被关宏峰在公交车上拿一根黄瓜就制住了,还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出任何破绽。

事后从各个渠道拼凑出了整个故事的关宏宇表示非常崇拜他哥:“我哥和我能一样吗,我那是训练了半年多才勉勉强强及格了,我哥就不一样,上手就来了,不愧是我哥,就是厉害。”

看透了一切的刘音决定点拨一下这个吹哥狂魔:“你怎么不想想,这说明你哥对你的观察非常细致入微呀。”

关宏宇:“不行,我要回去问问我哥。”

于是就有了现在这一幕,关宏宇一边装作随口一问的样子,一边把耳朵竖起来准备听他哥的答案。

而听了他问题的关宏峰把头稍稍偏了偏,嘴上却十分不留情面:“聒噪。”








想要评论QUQ

想和小姐姐聊天

救救孩子吧


记一次高中课堂

真的是极度ooc的沙雕摸鱼段子


老师:我们这门课锻炼的是一种思维模式,比如说,现在你们可以想一想,怎么拍手才能拍得又响又不容易手疼。

过了一会儿

老师:请关宏峰同学为我们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关宏峰:可以让宏宇帮我拍

关宏宇:亲哥???



我是在长丰支队的拘留室里面摸的鱼

别打我


我可能真的是个重度骨科患者

我几乎磕了我知道的所有骨科cp

我觉得我要被关进医院了

QAQ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条咸鱼发出了想写文的声音

咸鱼躺下了

咸鱼闭眼了


亲哥,你的外卖已送达

极度ooc

想正经没正经起来,想沙雕也没沙雕起来

没头没脑的小短文

交个党费继续混吃混喝


长丰支队都知道关宏峰关宏宇这一对双胞胎,长着一模一样的脸,却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

关宏宇是个划船不用桨的浪里白条,关宏峰则是个用眼神就逼退了所有桃花的神仙。

你在长丰支队问十个人,十个都会觉得关宏峰这辈子和恋爱这件事就不可能沾边。

但关宏宇知道这不是事实,在久远的以前,关宏峰也是有过女朋友的人。

说来也是关宏宇瞎撩的债。

兄弟俩从小到大都没分开过,直到高考完,他哥和他去了不同的学校,兄弟俩终于脱离了一天二十四小时的连体婴生活。

兄弟俩虽然学校不是同一个,但是好歹是在同一个城市。关宏宇总担心他哥吃不好,睡不好,三天两天往学校给他哥送吃的喝的用的,久而久之几乎整个学校都知道了,风纪部部长关宏峰有个和他长得一样好看还特别暖特别爱笑的双胞胎兄弟,于是被关宏峰眼神吓退的桃花都落到了关宏宇这儿。

关宏宇从心中暗喜到被狂蜂浪蝶淹没不知所措,最后发现了一个脱身的绝招,只要他装成关宏峰,就不怕脱不了身。

装多了就成了习惯,于是有一次他遇到一个特别有意思的小姑娘,瞎几把撩了一顿的时候,完全忘记了他几分钟前正在人家面前装成关宏峰拒绝了一个来表白的女生。

第二天关宏宇来给他哥送饭的时候,就看见昨天那个小姑娘在一群人看勇士的目光里冲到了关宏峰面前,往他怀里塞了一个粉红色的信封。

被动想起来昨天自己干了什么的关宏宇只觉得自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当场跑路的关宏宇第二天就听说自家哥哥成了人小姑娘的男朋友,心里放下了对自己小命的担心,取而代之的除了震惊以外,还多了一点其他的感觉,酸酸的,像沾饺子的醋。

这之后关宏宇好几天没往关宏峰那儿跑,直到那天关宏峰给他发了消息。

关宏峰:烤冷面,加鸡蛋,五点半

关宏宇心想你这是把我当点餐热线了?你真当我没脾气呢?

关宏宇:得了,哥,一份烤冷面哪够啊,你还早点别的吗

关宏峰:不用

关宏宇于是穿上鞋子套上大衣出门给他哥买烤冷面去了,一边走还一边想要给他哥加什么餐。

过了一会儿口袋里手机震了两下,拿出来一看是他哥的新消息。

关宏峰:送到35栋楼下

关宏宇:哥你搬寝室了?以前不是31栋吗?

关宏峰:35栋是女生寝室

关宏宇:???

关宏峰:我在图书馆学习,小雅说想吃烤冷面

关宏宇:你在图书馆,让我给你女朋友送吃的?      

                我把你当亲哥,你把我当送外卖的吗?

关宏峰:她应该是谁女朋友,你不是最清楚吗?

关宏宇一抹脸,行吧,自己闯的祸,还能怎么办,受着呗。

等关宏宇到楼下才发现自己根本没人姑娘的联系方式,只好给他哥打电话。

关宏宇:哥我到了,你让她下楼来拿一下呗。

关宏峰:你直接进吧,407

关宏宇:这女生寝室人也不让我进吧

关宏峰:不会,你直接进就行

关宏宇嘀咕了几句,还是低着头就往宿舍楼里闯了,本来都做好被拦下来的准备了,结果愣是一路畅通无阻到了407门口。

407门没有关,关宏宇一抬头就看见了正对着门的椅子坐着一个和他长着同一张脸的白衬衫少年。

夕阳的余晖从他背后的窗子洒进来,给白衬衫渡上了暖阳的颜色,也把少年的脸藏进了阴影里。

但是无所谓,因为哪怕闭着眼睛,关宏宇都能描摹出那张脸的每一处细节,不仅是因为他每天在镜子里都能看到这张脸,更是因为他的心里有一个长着这张脸的人。

“哥,你这是蒙我呢?你什么变成了这种进人女生寝室的人了?”

“我看你进的挺熟练的。”

“我没有,哥你别瞎说,我是个三讲五好的青年,绝对没有不良嗜好。”

“假扮我也算不良嗜好。”

“哥我错了,我保证绝对没有下次了。”

“这次算了,权当给你个教训。”

“得了,哥,你的烤冷面要凉了,快吃吧。”






看完的人我敬你是条汉子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完全写不出那种感觉

我因为写文太菜被关队抓起来了


神速力的妙用

双性转预警,OOC预警

OOC都是我的,先给大家道个歉

性转女名不知道怎么取,就随便找了两个,有错都是我的( ╥△╥;)


哈莉特·乔登,拥有伟大意志力的绿灯侠,进能暴揍塞尼斯托,退能变出各种奇形怪状的东西接住各种坠落的人群,当然,双人床是留给她最好的闺蜜巴贝莉·艾伦aka闪电侠的。

然而就算是英勇无畏的绿灯侠,摘了戒指终究还是个纯然的地球人,也就逃不过所有地球女性都有的生理问题。大概所有被绿灯侠暴揍过的反派都没有想到,最后打败绿灯侠的会是生理期。

“真的有那么痛吗?”巴贝莉一只手轻轻揉着把头枕在她腿上的哈莉特的肚子,另一只手单手在手机上进行着一顿快到模糊的动作。

“小熊你慢点,我才买的新手机。”哈莉特嘴上意思意思阻止了一下,但却没有任何实际行动。

巴贝莉又是一个神速力连击,然后把手机往哈莉特怀里一扔:“天才,暖暖肚子吧”

“呜呜呜小熊还是你好,有了你还要什么男人。”

“合着你还想始乱终弃去找别的男人吗?”

“没有没有,怎么可能呢,我一颗心里都装满了你,我还能找谁啊。”

“那还差不多。”




小剧场

“小熊你慢点,我新买的手机。”

“知道了知道了,我心里有数。”说着手上又是一个神速力连击,然后手机就冒烟了。

“对不起天才,我再给你买个新的,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


其实就是想写巴里用神速力玩手机导致过载,不知道为啥就写成这种东西了( ╥△╥;)


如果他们没有遇见彼此(barry)

:OOC预警 私设预警

巴里·艾伦是个警局的鉴证官,以前是通过鉴证手段给警察提供技术支持,意外被一道闪电劈了以后,鉴证工作还做着,又给自己找了份义警的工作,开始亲身上阵惩奸除恶,还为中心城人民提供了一条的闪电侠周边的产业链,带动了经济发展,提高了城市就业率。

在被雷劈了以后,巴里沉睡了九个月,用来让那被称为神速力的力量充斥在他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里,让他成为一个不可思议的存在。他也因此错过了很多东西,在他生命里很重要的人的生活里缺席了很长一段时间,他虽作为一个神速力者,却依然害怕赶不上,依然害怕被落下。

巴里在苏醒后选择了成为闪电侠,中心城的守护者,因为这是他他出生、长大、工作的城市,他的所有家人以及他的青梅艾瑞丝所在的城市。他是一个极速者,那是他在被闪电击中以后获得的超能力,然而他这一生的经历都早与神速力密不可分了,毕竟时间对于神速力者来说并不是只能线性推进的。

他年幼时目睹了一场不可能的谋杀,死去的是他的母亲,而他的父亲则被定罪送入了监狱。而这一场谋杀的真正凶手却是来自于未来的另一个神速力者。

他曾试图改变这一切,他曾救下了她,但随之而来的却是一段扭曲病态的历史和一个支离破碎世界。然后他阻止了自己的自我救赎,他让她失去了那个机会,他停下了生命里最重要的那次奔跑,是为了让一切重回正轨,然而重启后的时间线仍旧和以前不一样了。

他被迫去接受,接受一切他不愿意接受的事实,其中甚至包括着一些得到,和更多的失去。

巴里开始觉得时间过的太慢了,慢到可以在短短时间内发生这么多事,慢到他的身体尚且青春洋溢,内心却已垂垂老矣。

他有神速力,有着随时随地都可以更改过去的能力,但是他不能。如何平静的面对可以挽回又不能挽回的失去,是他作为一个神速力者终生不能毕业的一堂课。

他曾在神速力里看到过很多东西,未来,过去,以及平行世界,他看到过不止一种的不一样的可能,其中有一个让他记忆深刻。

他冥冥之中觉得,他应该碰到一个人,一英勇无畏的人,能够在战场上和他并肩,能够在他每一次掉落的时候接住他,能够用怎么都浇不灭的热情和坚定无比的意志力把他从神速力的世界拉回到这人世间。

那个人应该穿绿色的制服,因为那是代表了他意志力的颜色,而且绿色和他的红色很搭配。

他会和他成为一对最佳搭档。

那个人会成为他的锚,让他不再成为一只在神速力里无枝可依的耀室凰。

但是那个人没有出现。


如果他们没有遇见彼此(hal)

:我没有系统的完整的补过漫画,如果有错还请用温柔一点的方式告诉我,谢谢

   OOC注意

哈尔·乔登是个飞行员,以前开着飞机在天上飞,意外得了个外星戒指以后,飞机开得少了,飞来飞去的时间却更多了,甚至不仅在天上飞,还飞出了大气层,去了外太空,给自己添了一份宇航员的履历。

刚刚接受戒指的时候,哈尔被迫失踪了大半年,因为他在半夜被那枚戒指拖着飞了不知道多少光年去到绿灯军团,参与了一场不完成就回不了地球的训练。

训练一完成他就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赶回了海滨城,他出生、长大、工作的城市,他的所有家人以及他的青梅卡罗尔所在的城市。

他对于半年多的不告而别怀抱着愧疚之情,所以他开始试图花更多的时间去陪伴,去补偿,但是那枚戒指一直在把他往外拉,他在这种拉扯中度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直到所有他在意的人都在他缺席的时间里找到了真正可以陪在他们身边,可以让他们不再需要他的人,也包括卡罗尔。

哈尔的情绪在失落和欣慰之间来回徘徊,还有着如影随形的愧疚,一方面他知道自己并非良人,也很欣慰她能找到对的人;另一方面,他和她有青梅竹马情谊,也有过在一起的经历,但他甚至没能第一时间去帮她好好把关,用他浪荡不羁的经历去看透那个男人,再用最老套的威胁去警告他,他设想过一场完完整整的会面,但他没有去实现,因为那些该死的灯团任务。

哈尔觉得时间过去的太快了,快到他什么都来不及做,快到他来不及抓住随时间一起离他而去的那些人。

等他终于确认了那个男人可靠可信以后,他开始把更多的时间花在了外太空里,这一直是一场拔河赛,他就是那根绳子,当地球一端的牵引力小了以后,他不可避免的会往另一方移动。

回到地球的时间越少,他越找不到回来的理由,似乎他已经逐渐脱离了地球人这一身份,戒指为他开拓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而把休息的时间花在精彩纷呈的太空里似乎也不算是辜负了自己。

那就这样吧,哈尔想,把军团当成第二个地球,把2814扇区交给新的灯侠,把守护地球的任务交给他完完全全信任得过的后辈,因为他似乎已经没有一定要回去的理由了。

哈尔有时候会从一些不太好的梦里惊醒,介于他的工作性质和过往经历,这是可以理解的,但他也做过一些别的梦。身为一名伟大的绿灯侠,他有着万众称赞的意志力和令自己十分满意的想象力,所以如果他在梦里见过别的可能,那依旧是可以理解的。

他冥冥之中觉得,他应该碰到一个人,一个跑的特别快的人,能够在战场上和他并肩,能够在瞬间跨过地球上的任何距离来到他身边,能够用超快的思维和超快的语速打断他所有的自怨自艾和胡思乱想。

那个人应该穿红色的制服,因为那是和他的意志之绿最搭的颜色。

他会和他成为一对最佳搭档。

那个人会成为他的锚,让他不再成为一尾在外太空里无处洄游的离子鲨。

但是那个人没有出现。


还有一个巴里的版本